脚踏非洲的“苦行僧”

干点没用的事,做个没用的人
我是一个大爱自行车旅行的人,2010年开始接触长途旅行,以前由于各种原因,跨出国门骑车也只是想想。
借这个平台,给用的上的朋友分享点东西,无论是心灵触动或付诸行动。有篇文章写的好,干点没用的事,做个没用的人。
鉴于很多朋友让我给他们讲路上的故事,无奈我口语表达的局限,完全描述不出当时各种人或事,让你们听的不够爽。
如下游记,表达了大部分内心活动以及周遭事件。
时间:201310-20147
路线:越南-老挝-泰国—印度-巴基斯坦-阿富汗—约旦-埃及-苏丹-埃塞俄比亚-肯尼亚-乌干达-卢旺达-坦桑尼亚-肯尼亚     
其中飞机两次,泰国到印度、阿富汗到约旦。)
越南-老挝-泰国(三国签证都是国内办的)
\

越南
        为求安心,向父母撒了个谎。
        2013年10月9日火车成都到南宁。转轴开始。南宁骑到东兴口岸出关。
 
          东兴口岸   
 \入关前把人民币全部换成了越南盾。以前也听说,越南边境有索贿的习惯,果然,跟我要50元(他们会说汉语),我问   为什么,说是我第一次到越南。看到这种人我真想吐他两坨口水,我说:如果我下次来,你是不是说我第二次来所以要收费,如果真要收,你把相关规定给我看看。我想这是把我当傻逼的讹啊。他估计是看我态度强硬,放我过了。
          遇到安检,我的习惯是大摇大摆的推车走,不喊我卸包坚决不卸,能混则混,少麻烦。
           一个人的蛋疼,没那么高亢。也没觉得越南的消费低,或许是我被宰了。吃饭前一定要问清价格,免得自己闷气,当然     土豪随意。英语不普及,靠比划。
          下龙湾
 \\\
 米粉为主,吃饱想吐,饿了又想吃。三天抵达河内,还剑湖附近背包客聚集地,休整。
           还剑湖  
\
河内大教堂 \
城市的两道风景:摩托、奥黛。成群的摩托拼的是技术。奥黛,越南的传统服装,竟然也是学生的校服,放学成群的白纱    眼前飘过,再加上越南妹子长的好,后面的两天我都是坐个板凳等在学校门口。
        奥黛照片文件夹,由于硬盘原因,无法找到。下图来源网络,不用怀疑,衣服叉开的很到位。
\
首都待了两天,继续上路,越靠近老挝山路越多。
 \\\\\
爬坡时,后面过来一个拉铝合金的三轮摩托,车主示意我扒他的车,实在找不到顺手的部位可扒,摇头谢过。
\   我喜欢在远离城市的路边小店吃饭,安静,无比享受。虽然只是粉。
      某一天吃过早餐,备了两根法棍当干粮。由于法棍很好吃,没骑多远就惦记它了,一路上尽想自己怎么还不饿,饿了才有借口吃。就这样忍的实在忍不了,停车,狂吃。从此以后备干粮,一定备难以下咽的,不然没法安心骑车。
        筷子
 \
 \\\到达na meo口岸,找旅馆住下。准备第二天入老挝。
 
老挝
       把多余的越南盾换成老挝吉普钱。口岸很小,人少,顺利入境老挝。
        na meo口岸
\
一路上看到的房子几乎都是木板搭建的,消费却高,小卖部很多食品都是中国进口的。
\
妇女都在路边洗澡,没好意思拍,更没好意思看整个过程。在不漏点的情况下不知道她们是怎么完成的。
     山路,无尽的山路。上坡出汗,下坡发抖。
     佛教之城琅勃拉邦,傍湄公河,清爽的城市。
\
老挝啤酒
\
布施
\\ 北部几乎全是山路,地图上放大看就是折折弯弯。骑不死,也得推死。
  经过万荣,到达首都万象。过了口岸就是泰国的廊开府。
 
泰国
       偌大的口岸,两国之间隔着湄公河,进入泰国靠左行。
       平坦的路面,直通曼谷。 \
车斗是用来装音响的 
\ \
想过马路的靠飞
 \
 路边点餐时遇到一个私家车主,示意我和他一起吃,简直是改善伙食。吃完互留了邮箱,让我到曼谷随时找他。
        私家车主\
 一个开警车的警察,在路边停下,把我拦下,手里拿了一大瓶水,说:I give you.我说我有水,谢谢。他坚持给我,简单   的聊了几句,sir扬长而去,没来得及合影。
         越往南越热,入曼谷城,拥堵的交通,司机却很有礼貌。
        直捣传说中的考山路,短短几百米的街道充斥着各国人群。
       考山路\
 找旅馆过程中,碰到一个中国姑娘,不是我有意要看,但她确实没穿内衣,冲这一点,我要和她聊天。
       住曼谷熊猫背包客栈,老板是一个成都女子,叫果子。在这里遇到了一个穿回力骑永久的哥们儿,李钦野,他是从辽宁沿  海岸线一直骑到曼谷。看到他那车,我估摸也就他能驾驭,因为他是满脸络腮胡子,而车子几乎没有一处完好的。我们互诉路上的事件,我俩有一个共同点:英语都烂,烂到不能正常交流。当然,一路上我也主要靠查字典和比划。
       色情业在曼谷合法,gay街、日本街(各种制服)、ladyboy、fucking show等等,想到或想不到,估计一应俱全。
       gay街\  日本街
\\
遇到一个中国gay,当然他一点不避讳别人说他是gay,甚是开放,我倒是有点羞涩,曾经无数次的问我到底是不是gay,最  后我才回过神,他这是想让我爆菊啊。
       后面几天在熊猫客栈又认识了成都人陈岱,河南人陈降(后面在巴基斯坦蹭他吃住),两个不错的哥们儿。
       曼谷,还是我以为的那样猖狂。
      和野人(李钦野)结伴,北上去清迈,看看被中国人占领的清迈。
      好家伙  
\
野人

\\\印度
\
 1、加尔各答—瓦拉纳西
由于新版护照(2012年5月后签发的)在曼谷办不到印度签证,后又飞回国内办好,从昆明飞往印度加尔各答。
2013年12月19日晚到达加尔各答机场。
机场拿到行李后,想在地图上确认机场的位置,但手机实在定不到位。向旁边两位中国国姑娘求助,我说:你们好,我手机实在定不到位,你们的能定到吗,我想知道现在在哪?没想到其中一个姑娘这样回答的:加尔各答啊。我顿时被萌到了….
打地铺,机场过夜。
天亮,装车,入城。\
多牛逼的称\
Sudder街,我估计这是世界上最脏的背包客集聚地。
     Sudder街\
找旅馆的工夫,就有无数个三哥来搭讪,他们的目的就是从游客身上捞钱。比如,带个路办手机卡、找旅馆、饭店、提款机等等。
对于我这种喜欢路边摊的人,一天的伙食也就十块,味道还不错。\
加尔各答的交通工具:人力拉车、脚蹬三轮、突突车、有轨电车、公交、地铁、马车、出租车等等。
有一次在街上,遇到一个乞讨的老人,我给了她一卢比(人民币一毛),她很高兴,双手合十。后面几天又遇到几次,每次都是向我双手合十,却从来没再跟我要过钱。当然,印度有很多靠乞讨为生的人,他们的所有财产就是一套被子,晚上就在路边睡。还有整个家庭无家可归的,就在路边支个棚子,靠乞讨或其它为生。
\
很多人来加尔各答是为了做义工,我只是想看看motherhouse(创始人特蕾莎修女,获诺贝尔和平奖)。\
 巧的是,在旅馆认识了刘金银、胡跃南(后又在约旦相遇),同样是骑车。
加尔各答待了三天,继续上路。出城是痛苦的,车多,人多,刹车刹累。
三哥喜欢围观,搭帐篷、收帐篷、吃饭,分分钟爆棚。
吃饭都是三分钟搞定,以免人群扩大,引起骚动,但总是有人问,你从哪里来到哪里去。
\\ 
扎营都是选择隐蔽的地儿,但隐蔽的地儿屎也多,有好几次都是闻着屎味儿入睡,再闻着屎味儿醒来。\
起伏路加逆风,用力生猛了点儿,两只脚的跟腱肿痛。为了减少跟腱的受力,降低坐垫,用脚掌心踩踏。\\
\经过瑟瑟拉姆小镇时天快黑,我四次张望,寻找合适的营地(不是那么容易找到,有时甚至摇头晃脑骑十公里才有合适的)。路边的巷子出来一个人,我想他是看出我的迷茫状了,边比划边问我是不是找地方睡觉。
  我说:恩。
  他指了指不远处亮光的地方,说:庙,你可以睡。
  我跟着他走到庙下,支好车子,正查看地形时。
  他说:你可以睡在这里。他指了指佛像前面的瓷砖地面,我看不错,说了谢谢。
  当然,在这个过程我还是照例推测此地此人是否安全等等,尤其被奸。
  锁好车,边搭帐边比划和他聊天。他问我吃饭没,我晃了晃饼;问他吃不,他耸耸肩。
   我迷糊要睡着时,听到外面有人说话,我猜是叫我。打开帐篷,是刚才那个人,地上放着四张饼,一份土豆泥。明白他的意思后,我委婉拒绝,并不是怕下药,是不饿。他坚持让我吃,同时他先吃了起来。结果在互相推搡中我吃了三张饼和全部土豆泥,不是我无耻,是他热情。
互道晚安。夜里有个太婆一直叫,我以为是诵经,虽然佛教发源印度,但您不至于诵一个通宵。早晨才发现,原来是太婆睡觉发出的声音。
  早晨六点陆续有人来拜佛,而我的帐篷刚好在佛像面前,赶紧收拾。
  临走时,昨晚的好心人出现,互相问候,告辞。
昨晚过夜的地\
跟腱痛加重,强忍,今天务必到瓦拉纳西。
     恒河\

遇到一个卖鸡蛋的,摊主皮肤可真黑。话说印度有部分人丢在非洲都没人敢说他们是亚洲人。卖了两个煮鸡蛋,我说我剥皮吧,摊主为了表示热情非要剥了皮给我,俩白鸡蛋剥完就成这样了,难道是因为皮肤黑吗,沾在鸡蛋上了?而我又是个提倡节约的人………\
瓦拉纳西,像人们说的那样,街上到处是屎,牛屎、人屎、狗屎等各种屎。这个人与自然的城市,靠外观简直无法吸引游客。\\
找旅馆时,遇到了肥小猫(互相介绍后才知道),确实有点肥。
恒河的烧尸。据说所有印度人死了后都在这里烧(除了那些不法之徒等),每天大约烧二百具。烧个差不多直接丢恒河里,但不影响附近有人在河里洗澡洗衣服。

烧尸现场  \
恒河\\\
入乡随俗\
人民币8元一晚的地铺\    
旅馆天台
\\\
2、瓦拉纳西—阿格拉
签证停留期只有一个月,穿越印度必须靠赶。
有一次在路边吃饭,点了两份屎黄色的菜,一份白萝卜,一份米饭。我想印度消费低,就没问价格。结账时,老板给了我一份报纸,在空白处列出了我点菜的单价和总价,共190卢比(人民币19),吓的我差点吐出来。我就想,这家伙不敢说出来,所以写在报纸上,是怕其它顾客听到,给我报的高价。难道我要认怂吗?阿三的性格就这样,你越怂他越嚣张。然后我就大声的把价格念了一遍,其它顾客肯定听到了。XXOOXXOOXXOO唇枪舌战中,有顾客受不了,过来调解,最后收了80卢比。\
早饭\
拉屎时,车子一定要在视线范围之内\
总有一些人,目不转睛面无表情也不说话的盯着我看。有时候实在受不了,我也盯他们,看谁先回避\\
被路人拦住合影。有一次围的人越来越多,将本不宽的路直接堵塞了,后面的车狂按喇叭。\
那天遇到两个喝了酒的二逼,骑一摩托车,在路边把我拦下。刚开始语气很温柔,跟我要100卢比(人民币10块),我说没多余的钱,我也要吃饭睡觉。他们有点不高兴了,其中一个开始摸我的托包,一个摸我的身,强行拖住我的自行车。过来几个人围观,二逼把他们全吼走。继续摸我的包,我同时大喊:I have no money。僵持了半个小时,又过来几个骑摩托车的路人,醉汉也不敢硬来了,语气又开始温柔,我看机会来了,赶紧骑车走人。一路回了无数的头,看他们有没有追上来。
默黑瓦,一个小镇。在这奇葩国家,想平稳的过一天都难。天快黑,我看到一个类似于小区的院子,就问门口的一个人,可否进去搭个帐篷。他说:可以。然后我们就聊了起来,天越来越黑,他说:我家里有空房,你不建议可以睡我家里。他本来是想我让睡床,但我觉得在地上搭帐篷更合适,又避免蚊子。一切安排妥当后,他说:走吧,我带你出去转转。我说好。没想到转出麻烦来了。

中间是房主人\


刚走上大街,遇到一个说话很吊的人。我就问这是什么人,他悄悄的跟我说:他是cop。我就想cop是什么东西,他告诉我拼写,速查有道。原来是巡警的意思。巡警就跟他聊了起来,印度语,聊的什么我就听不懂了,但有一个词我知道Pakistan,他们对话内容提到过好几次。最后他告诉我:巡警不让你睡我家里。我大概猜出巡警的意思了。就问:那巡警的意思是?他说:你跟巡警走,他给你安排住的地方。
收拾了东西,跟着巡警到了一个执勤点。一个房间,两个床,我睡另一个床。在此期间,他检查了护照,不让我玩手机,上厕所也跟着我。我估计是怕我闹事,所以软禁。天亮,速度离开。
在闹市区,连烂两次胎,间隔不过三百米,被百十号人围观。后期整理照片时才发现,左右两边各一个警察,扛着枪。\
2014年1月7号下午到达泰姬陵。\
阿格拉堡\
3、阿格拉—新德里—阿姆利则\
 \
新德里,总算有点大城市的味儿,levis、adidas价钱是国内的四分之一左右。
   阿姆利则,金庙所在地,锡克教。常年提供免费吃、免费住。据说锡克教中有几个富豪,每年捐几个亿给金庙。
金庙\\\
\\\\印度一个月,觉得自己可以天天吃素,但每天土豆胡萝卜咖喱,我承认我输了。



巴基斯坦\
   阿姆利则(印度)—拉合尔(巴基斯坦)—伊斯兰堡—白沙瓦
2014年1月17,离开免费吃住的金庙,去往巴基斯坦。
印巴边境口岸检查严了点,这俩国家不友好,再加上我憋足的英语,过关用了一小时。平时拉家常的时候,可以装作没听懂,随便答。涉及到官方的时候,我不敢糊弄,一字一句的问清楚,这时候就多亏了有道。\\
边境忘了兑换巴国的钱,车上只有些调料,骑了几十公里饿的扛不住想丢车。对于我,饿是最能摧垮意志的。
   到达拉合尔,找了一便宜的旅馆。旅馆不小,人倒是很少,住了一个礼拜也就就来了两三个人。
       拉合尔\\
\为了伊朗的签证,在拉合尔折腾了一个礼拜。由于签证费需要网上国际支付,而且办理周期不能确定,果断放弃。虽然伊朗可以机场落地签15天,但对于骑车的时间太短。
    伊朗大使馆旁边,发电机复印\
这里很少有女性单独在街上活动。那次和旅馆的一对澳大利亚情侣逛街,在路边喝完茶,女的就开始抽烟,周围的男人看到,就开始笑,越笑人越多。对于他们,成天见到的都是裹着脸的穆斯林女性,忽然看到光着脸的女性在大街上,而且抽着烟,甚是刺激。就像你平时睡的都是中国姑娘,忽然睡到一个日本姑娘,对,是一个,不是两个。
     澳大利亚情侣\
拉合尔距离首都伊斯兰堡300公里。大多巴铁人对国人很友好。

路边一间亮着灯的铺子,主人正在拉卷帘门。\
我上前打招呼,请求可否在门口搭帐篷过一夜。
  主人摆摆手说:NO。我开始了我的一副贱样,两句话概括了我是干吗的。他依然说:NO。
我觉得他的拒绝度与此地的安全度成正比。
  继续贱样套近乎,他有一句没一句地回答着,掏出锁正要锁门,忽然想到了什么,停了下来,问我来自哪里。
  我说:中国。
  这一答不要紧,他的举动差点把我惊了。
  他迅速拉开卷帘门,惊叹地说:你是中国人,来,来,进门,睡家里,不能睡外面,中国和巴基斯坦是兄弟。
  还说正准备出去吃饭,邀我一起。看的出他是真诚的。
   吃完饭,把我送回铺子,他说:我要回家睡觉,明早来接你去我家吃早饭。走之前,他把我介绍给其他两位员工。
   第二天吃早饭时,他向我介绍他的家庭成员,我有点尴尬,觉得自己是来蹭饭的。
早餐\\\
回到铺子,我说我要走,他说:你明天走,今天就在我家里。
  我说谢谢不行,今天我必须赶到伊斯兰堡。
  他说:你不喜欢我的食物和我的家庭吗?我说喜欢,很喜欢。
  他显得不高兴,问我:既然喜欢,那你为什么走?
  把我问的一脸茫然。最后谢过他们,还是强劲的离开了。\\\
中午在一路边摊吃饭,老板不会英语,另一桌客人做翻译。完毕,客人问我来自哪里,我说中国。他显得很高兴。
     饭刚上来,做翻译的客人过来跟我说:我已经把你的钱付了,你等会吃完可以直接走,我们先走了。我还没回过神儿,他们已经开车走了,只木讷的说了声谢谢。
我国政府对巴国做的事,竟让巴国人民对我们有如此般待遇。

      26号晚,到达陈降住的酒店,刚好他在伊斯兰堡出差,虽然以前在曼谷只有过一酒之缘,但一见钟情。
早晨出去吃早饭,才发现住的是别墅区,无地自容。
 \
 伊斯兰堡,这座年轻的城市,街道规划的很舒服。\\\\\\\\\
阿富汗驻伊斯兰堡大使馆办理签证,很顺利,第二天出签。
2014年,大年三十,陈降公司聚餐,我当家属。第一次在异国过年。
 
和陈降吃个离别饭,原意是我请,由于他执意要买单,我又节约了。
有些人,即使离别也没有过多的煽情话,一句话,一个眼神,心里明白。
中国饭店\
巴基斯坦卢比,折算人民币后还是很贵。\\
在一学校借宿时,负责人说:你可以睡我家,我媳妇和孩子回娘家了。
    我看学校的环境不错,极力拒绝跟他回家。
    不过…………..我真他妈贱,最后还是跟他回家了。

中间白袍,共床的人\\
他家里有两个房间两个床,但睡觉时他说我们睡一起,而且是一床被子。 
    我估摸情况特殊,赶紧拿出睡袋裹上睡。
    果然,半夜男人蹭我,是脚。我佯装做梦,蹬了他一脚。
    半睡半醒撑到天亮,速速告别。出门时男人要求一个拥抱。我想,男人收留了我,我又没其他贡献出来,抱一个总可以吧。

他家\
关于蹭,不是说你走长途就有理由蹭。我只是觉得,有些时候,对于别人的邀请,再拒绝就会令对方不高兴。他们邀请一个外国人吃饭或睡觉,其实是给他们带来快乐的同时,自己也可以接触当地人。\
快到白沙瓦,路边有很多持枪的士兵,不敢拍照。
到达网上说的唯一收留外国人的旅馆,rosehotel。咨询了旅馆工作人员,买穆斯林服装、帽子、头巾,明天进阿富汗。
白沙瓦,这个充满爆炸的城市\\\
阿富汗
\

白沙瓦(巴基斯坦)—贾拉拉巴德(阿富汗)—喀布尔
这一天尽是高潮,大量肾上腺激素分泌。
    白沙瓦,早上五点收拾好东西,在楼下等旅馆老板,因为昨晚说好他给安排车过境。\
这是个不太平的城市,恐怖组织隔三差五来一爆。
坑爹的老板愣是等到六点半才来,这时天微亮。
     街上问了几个中巴车, 都不愿意拉我,因为有自行车,目标太大。我为什么要坐车呢?因为这个通往阿富汗的口岸官方禁止外国人通行,只有化妆成当地人,蒙上脸(穆斯林蒙脸正常),坐当地车混过检查站到边境。而司机被查出车上有外国人,会有麻烦。最后实在没办法,自己包了一辆中巴。
     司机是个老头,路烂开的却凶猛,沿途有大量的官兵持枪检查,武装巡逻车。经过开伯尔山口,曾经阿富汗战争,无数的妇女从边境经过这个山口想逃到巴基斯坦,在这个山口却被各种人各种糟蹋。
最后一个检查点,司机示意我裹上脸,不要说话。不一会大兵开门检查车,司机跟他对话,我想肯定会露馅,没想到老头说话语气强硬,竟顺利通过。
      这是我见过最乱的边境口岸,像一个战场。 在巴方办公室折腾了两个小时才盖了出境章,办事效率不是常人能想通的,请示了一级又一级的人物。在阿富汗办公室盖入境章,算是进了阿富汗。貌似当地人不要签证,各种人来回穿梭于口岸之间。
 \\
我只想快点离开这种混乱的边境, 没想到更麻烦的事在后面。
      骑了大概二十公里,路边休息吃饼时,忽然背后传来一个急刹车的声音。\
等我回头看时,一个大兵端着枪已经向我快步走来,口中喊的什么我听不懂,我学着电影的情景迅速站起来举起手,嘴里的饼也不敢嚼了。他凑近,枪指着,粗鲁的扯我衣领,看我的左胸(事后我才知道塔利班有一种标志)。
      另一个大兵也过来,开始检查我的包,整个翻了个底朝天。
      我咽了饼,赶紧解释。他们竟然听不懂英语,当然不是因为我英语说的烂。然后又检查相机(禁止拍照)等等。
     不一会,又过来一辆车,估计是个领导,会英语,查了护照,我简单的做了解释。他说:你不能骑了,你必须返回巴基斯坦。
      我说:为什么?我已经盖了离境章了,回不去了。他指着路两边的山说:那上面有(taliban)塔利班,小心射你。
     我说:那怎么办?
     然后他们几个大兵就嘀咕,我听不懂。 
  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       过了会儿,领导说:没事了,你骑吧,小心点。
      我就懵了,他们走了后,开始挣扎。
     我意识到生命的重要性,乖乖在路边等车。
巡逻车\
哨岗\
没想到,等来的又是麻烦。
     车子来了,跟司谈好了价钱,由于身上钱不够,必须到了目的地取了钱才能给他,司机同意了。
     就这样,一路跟售票员比划着聊天,唯一能听懂的就是taliban。
     到了后,司机就跟我去取钱,我忽然意识到司机为什么不把车直接开到提款机,反而要绕了好几个弯走一段路呢。而我的所有东西都在他车里,万一他忽然跑回去开车跑了呢?而我又找不到回去的路,出于这个意识我就紧跟着他走。取了钱后,返回的路上我又意识到另一个问题,售票员会不会翻我的包偷我的东西。
      终于,第二个意识对了。
       回到车,打开车门,我一眼发现包被人翻过,因为那不是我的打包方式,再一模,电脑没了。而此时司机刚把车钥匙插到孔里,我吼了一声,分散了他的注意力,扑上去拔了车钥匙。
      握着车钥匙,我指着包跟他说了一句:这他妈怎么回事。没想到大声说FUCK是那么爽,尤其是fucking。
      我想这狗日的肯定是串通好的。
      司机就问售票员,两人也不知道说了些什么,随后售票员屁颠小跑离开了。
      我说:他去干什么?
      司机说:他去拿电脑。
      我说:我要报警。我拿出电话,佯装拨号。
      司机一下紧张了,一再道歉,并拦住我拨号的手。
      我说:不报警也行,把刚才的车票钱退给我。
       事后我才知道,在阿富汗他们很怕警察。
      最后我又检查了其它的包,确定只是电脑被偷。

售票员,就这孙子偷得电脑。上车后非要跟我合影。\
车子停这里,案发现场\
在找旅馆的过程中,遇到很多小孩,都是他妈不带害羞的,上来就摸包。\
我就想,到底是经历过战争的国家,就是和其它国家的人不一样。
      除了大饼,其它的东西死贵。一破旅馆,一晚90多人民币,其它便宜的旅馆不收外国人。\
去喀布尔的路\
喀布尔,礼拜五公休日,所有店铺关门
\\
喀布尔  ,门卫,都特么持枪守门。\
坑爹的旅馆,天台\
喀布尔,虽是首都,大街上却很冷清,很多穿布尔卡的妇女,看不到任何肌肤,眼睛处是纱网。偶尔看到一个露脸的少女,轮廓甚是好。
   布尔卡(图片来源网络,自己不敢拍)  \
喀布尔\\\\\\
阿富汗尼\
伊朗大使馆,递交材料,工作人员说一礼拜后再来,看申请总部是否通过。由于英语烂,工作人员说了四遍,还是没懂,不得不麻烦他写下来,查字典(手机进门之前已没收,随身带英汉词典)。
\\ 
折腾了十几天,伊朗签证没弄下来。得知约旦可以落地签,奔。
临走时,旅馆的两个工作人员跟我说了一些话,没听懂,让老板给翻译,说是让我给他们一些钱。
我说:为什么。他说:just a gift。我心想,操蛋的几个人,你们对我有一丝的大方吗?帮忙找个编织袋还要了100尼(约12元)。我答:在你这住了十几天,你看到的,我每天吃饼,我自己都没钱吃其它的,你们却跟我要钱,你们每天比我吃的好吧。末了我又对老板说:你是老板,我每天给你800尼(约100元)房费,就你那破房间,在中国也就30块一晚,还带套。
天气冷,甩个大鼻涕走人。
喀布尔机场,是我见过最烂的机场,安检却是我见过最复杂的,几百米就设了安检,警犬加人工。其中一个安检,两个工作人员跟我要小费,操,等其他人过来安检时,我就大声说:你们刚才跟我要钱吗?我没钱。        最见不得这种货色。
喀布尔机场\\
安检完,却因为油炉又被盘问了一番。


完整版链接:http://bbs.biketo.com/forum.php?mod=viewthread&tid=925460&extra=page%3D1%26filter%3Dtypeid%26typeid%3D72

Email: peng@doggybicycle.com || 455983391@qq.com   微信公众号: doggy旅行车   QQ/Wechat: 455983391    电话: 055162629585

© Copyright 2015 doggy all rights reserved 皖ICP备16023060号